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澳门新永利官网

时间:2019-09-25 14:06:36编辑:文二

1931年9月18号日本为了实现侵占中国的野心,悍然发动了九一八事变,自此宣告抗日战争正式打响。残忍的日军在整个抗日战争中造成3000多万中国军民伤害,骇人听闻的“三光”政策,更是令人发指,简直如同魔鬼一般。

抗战帮助中国的日本人_日本人帮助抗日_抗日时期帮助中国的日本人有哪些

但正义不分国界,日军之中也有正义之士,他们毅然加入了抵抗日军侵略的战争中,帮助中国军民,下面我们就来说一说其中几位。


一、日籍八路军——小林宽澄

小林宽澄(1919年9月2日-2019年1月16日),日本人,曾参加侵华战争,被俘后觉醒成长为反战同盟的八路军战士,回国后成为对华友好人士。

1955年复员回国的小林,受监视直到85岁后才解除,但他依然四处演讲作报告,揭露日本侵华战争的真相。曾任“八·四会”会长(即八路军、新四军之会)。

2015年9月2日,小林宽澄荣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9月3日,作为日本抗战老兵代表,在北京参加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

2016年3月26日,小林宽澄先生在韶山毛主席铜像前热泪盈眶,敬上一个军礼。

2019年1月16日晚9时19分,小林宽澄在日本去世,享年99岁。


二、日籍共产党员——伊田助男

伊田助男是一位共产党员,当他还在上大学时就已经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后来更是加入了日本共产党,但是随着战争的爆发,他也给派往了前线作战,但他一直很痛恨日军的侵略行为。

他在日军中写道“那些“动手”(处决)的命令直接由军队的最高层传达下来,那些高级军官们根本想象不到那是什么样子,他们只是命令但是从没到过现场......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谈论它的,他们没有到过现场,那些下级军官和士兵,才是真的做这件事的人......我很惊讶在这个地球上会有一些人说它(大屠杀)是“制造出来的”......那些“职业军官”们永远躲在幕后。”在痛苦的纠结中,他觉得不再助纣为虐了,尽管他从未杀过人。

抗战帮助中国的日本人_日本人帮助抗日_抗日时期帮助中国的日本人有哪些

在一次扫荡中。伊田助男的任务就是将他们的粮食弹药给前线送去。伊田助男开着装满弹药的车,但没有走向日本的军事基地,而是直接开到了八路军当时活动的地区。再快到达的时候,他把发动机给弄坏了。然后留下一封信,写着“希望能给呢们一点微不足道的补偿,你们拿着这些去作战吧。然后就拿枪自杀了”。


三、鬼子大夫——山崎宏

山崎宏1908年11月出生在日本冈山县。1937年山崎宏便穿上军装,离开了那个盛产葡萄的地方,来到中国。 他是在卢沟桥事变时,随侵华日军步兵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中将,及其步兵第10联队联队长赤柴八重藏大佐所统领的部队到中国来的。

6个月后,作为军医的山崎宏,因实在看不下去侵华日军一路烧杀的行为,便逃离了日本军队。作为逃兵的山崎宏最希望能回到日本的家,因此,他决定从天津向东逃亡。在模糊的记忆里,他记得山东半岛最东面“离日本近,可以找机会回家”。希望通过山东半岛的尖上(荣成市),坐船回到日本国去。

由于连年的战火、连年的战祸,使他寸步难行。这条回家的路,一走就是几十年。沿路乞讨来到山东济南后,山崎宏停了下来。久而久之,他也就放弃了回日本国的念想,他要以赎罪的方式,以在中国“为人民服务”的实际行动,来为日本民族在战争中所犯罪行赎罪、谢罪。如今已经是四世同堂、乐其融融。

2010年12月1日下午17时16分在济南家中辞世,享年103岁。老人逝世后,按照老人的夙愿,遗体将于2日上午捐献。


四、日籍中共党员——中西功

中西功(なかにし つとむ、1910年9月18日 - 1973年8月18日), 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社会活动家。三重县人。上海东亚同文书院毕业。1930年因参加学生运动被捕1931年在满铁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7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抗战帮助中国的日本人_日本人帮助抗日_抗日时期帮助中国的日本人有哪些

同时,他也是日共中央委员,他提供的情报从根本上改变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格局,为反法西斯同盟最终取得胜利作出重大贡献,作为一名红色间谍,先后在“佐尔格小组”和潘汉年的情报系统中工作。而他最大的贡献,是准确预报了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时间。

他两次被判处死刑,但靠着他过人的智慧,两次都逃过了死刑的执行,他在狱中等到了日本战败投降,出狱后他拖着伤病之躯为中日友好奉献了毕生的精力。其人生履历的一段已经作为原型搬进荧幕,电视剧《智者无敌》中的男主角“中村功”重演了他的故事。


五、国际情报员——尾崎秀实

尾崎秀实(1901—1944),1901年出生于日本东京,1928年11月至1932年2月,任《朝日新闻》常驻上海的特派员。其间,他结识许多中国左翼文化人士,同鲁迅也有交往。

尾崎秀实“表面上看来是绅士式的记者”,实际上却是“上海的日本共产党和日本进步人士的核心人物”。

他同受共产国际派遣来上海从事情报工作的苏联共产党党员、德国人佐尔格合作,经常把日本在华的重要情报转报莫斯科,经常“把一些国际上的革命动态”转告中国同志。

澳门新永利官网网址澳门新永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