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澳门新永利官网

时间:2019-07-12 10:54:16编辑:文二

德雷福斯冤案简介

19 世纪90年代法国军事当局对犹太籍军官阿尔弗勒德·德雷福斯的诬告案。1894年法国陆军参谋部犹太籍上尉军官德雷福斯被诬陷犯有叛国罪,被革职并处终身流放,法国右翼势力乘机掀起反犹浪潮。

德雷福斯冤案_德雷福斯案件与左拉

此案不久即真相大白,但法国政府却坚持不愿承认错误,经过进步人士的反复斗争,直至1906年德雷福斯才被判无罪。


德雷福斯案件真相是什么

一、冤案

阿尔弗勒德·德雷福斯(1859—1935)出身于阿尔萨斯一个犹太血统的纺织资本家家庭。普法战争后,家乡被普鲁士侵占,德雷福斯举家离开该省,并加入了法国国籍。1892年从军事学校毕业后进入法国陆军总参谋部任见习上尉军官。

1894年9月26日,在德国驻巴黎大使馆充当女仆的一个法方情报人员,从德国武官施瓦茨科彭上校的字纸篓里发现了一张没有署名的便笺,上面开列了关于法军布防情况和炮兵训练动向等五份法国国防部机密文件的清单,这说明法国总参谋部内部肯定有德国的间谍。

法国总参谋部反间谍处副区长亨利少校等人在侦察中认为这是犹太人干的,又以字迹相似为由,认定罪犯就是德雷福斯。

笔迹鉴定专家虽有不同意见,总参谋部仍然于10月15日,以间谍和叛国罪将德雷福斯逮捕,并由迪·德克朗陆军中校负责进一步调查,德克朗乘机大搞逼供信,认定德雷福斯犯罪属实。

1894年12月22日,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军事法庭秘密判处德雷福斯无期徒刑,后将其押送到法属圭亚那附近魔鬼岛服役。德雷福斯在审讯中和流放地,始终拒绝认罪,他的家属也竭尽全力为其申冤平反,可是毫无结果。

二、真相

1896年3月,法国陆军部情报局新任局长皮卡尔中校截获了德国大使馆拍给艾斯特拉齐的一份电报,经过调查断定此人与德国驻法大使馆的武官有可疑关系,而通过对“秘密档案”的重新审查,皮卡尔确信,艾斯特拉齐才是盗卖秘密军事文件的真正罪犯,而德雷福斯是无罪的。

皮卡尔把这一真实情况报告了副参谋长贡斯将军,总参谋部借口维护军队威信,拒绝重审德雷福斯案件,并撤销了皮卡尔情报局长之职,将他调往突尼斯,还命令他不许声张真情。

德雷福斯冤案_德雷福斯案件与左拉

但是,皮卡尔在去突尼斯前仍然把情况告诉了他的朋友—律师勒布卢瓦。这位律师不久便在报纸上公布了皮卡尔揭露的案件真情。

1897年11月,巴黎《晨报》刊登了作为德雷福斯罪证的那封信的照片和艾斯特拉齐的宇迹样本,以确凿的证据证明真正的罪犯是后者,从而要求政府重新审理此案。但陆军部长声称德雷福斯已经得到了“公正合法的惩处”,而内阁总理也公然表示:“不存在德雷福斯事件”。

由于德雷福斯的哥哥一再要求军事法庭审讯真正的罪犯艾斯特拉齐,并释放德雷福斯,巴黎军事法庭只得装模作样进行提审。


德雷福斯案件与左拉

1898年1月11日,巴黎军事法庭竟宣判艾斯特拉齐无罪,而皮卡尔却以泄露机密罪遭到逮捕。这一横蛮无理的判决,激起了一切正直人们的无比愤怒。

1898年1月13日,著名作家左拉在《震旦报》上,以《我控诉》的通栏标题,发表了致共和国总统的公开信。左拉控诉阻止德雷福斯案件重审的一切人是存心不良,蓄意制造冤案。这些人是违犯人道,违犯正义,践踏法律。

左拉在公开信中愤怒地指出:“真理在前进,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当人们把真理埋在地下,它就会在地下积聚起来,酿成爆炸性的巨大力量;而且一旦爆发,就会使一切归于毁灭。”

“至于我所控诉的人,我并不认识他们,也从未见过他们,我对他们既无怨无仇。在我看来,他们只不过是心怀社会邪恶灵魂的几个实体罢了。而我所做的工作,仅仅是促使真理和正义早日大白于天下的一种革命手段。……我的激动和抗议是我灵魂的呼声。让他们把我带到刑庭受审吧,我要求公开的调查。我正等候着。”

左拉的公开信在法国以及国际上引起广泛的反响。当时正在法国的著名俄国作家契诃夫在给友人的信中说:“世间尚有公理存在,如果有人受到冤枉,还有人替他伸冤明理。”

在法国,迅速分化为德雷福斯派和反德雷福斯派,民主势力和反动势力展开了猛烈的搏斗,反动政府竟又一次颠倒黑白,指控左拉污蔑军队,犯了诽谤罪,1898年2月,法庭公然判处左拉1年徒刑和3000法郎罚款。左拉被迫逃往英国。

德雷福斯冤案_德雷福斯案件与左拉

但是,支持德雷福斯的法国民主势力,继续坚持斗争,有的地方两派发展到严重的武装冲突。有的家庭成员也因观点不同而争吵、斗殴、直至破裂。

19世纪90年代初,由于巴拿马丑闻引起了社会各阶层的不满,法国出现了政局的动荡,无政府主义者乘机多次在政府机关、公共场所和议会大厦等地安放炸弹,巴黎不断发生爆炸事件,1894年 6月24日,萨迪·卡诺总统被意大利的无政府主义者、年仅21岁的卡塞里奥刺杀。

6月27日,百万富翁昂赞煤矿主卡齐米尔·佩里埃当选新总统,由于人们的普遍不满,上任半年就被迫辞职了,由前海军部长费里克斯·富尔接任。而这一场冤案的出现,就使法国政治斗争达到空前尖锐的程度。


德雷福斯冤案结局

1899年8—9月,军事法庭通过一个多月的辩论,仍然以5:2票的多数肯定德雷福斯有罪,但迫于形势,改判为10年徒刑。

愚蠢的判决激起了广大群众和世界上近20个国家的示威抗议。上任不到一年的卢贝总统只得随即宣布赦免德雷福斯,陆军部长为平息民心,宣布“案件业已结束”,但仍然不愿平反昭雪。

直到1906年,最高法院不得不重审此案,宣判德雷福斯无罪并复了职。皮卡尔中校也回到军队,晋升为准将。经过十二年的斗争,冤案才算了结,但制造冤案的真正罪犯,仍然逍遥法外,无一受到惩处。

德雷福斯案件是法国反动的军国主义分子、民族主义者、排犹主义者和教权派为了煽动民族沙文主义和反犹太主义情绪,进而推翻法兰西第三共和国而蓄意制造的一起大冤案,这一案件的受理经过充分说明了资产阶级政治民主的虚伪和法国军国主义势力的反动与猖獗,彻底暴露出资本主义制度卑鄙、狠毒、腐败和专横,以及资产阶级法庭的反动阶级实质。

这一案件“证明了资产阶级费尽心机企图掩盖这样一个真理:即使在最民主的共和国内,实际上也是资产阶级的恐怖和专政居统治地位”。

德雷福斯案件使执政的温和共和派威信扫地,无法继续统治下去,而激进共和派由于广泛介入重审德雷福斯派的行列而信誉大增,温和共和派,很快被激进共和派所代替。


看了以上的介绍是否对德雷福斯冤案更加了解了呢,更多法国历史事件请关注世界历史栏目。

澳门新永利官网网址澳门新永利平台